雪泥鸿爪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有志者

大学录取新生已告一段落,不过还是会接获家长们帮孩子上诉的电话。我问家长为什么不让孩子亲自联络我们?“他还小,怕他不懂事,他没空,他不敢”等等等是最常听见的。

19或20岁算小吗?准大学生啊,连自己读书这等事都有劳父母,他们到底是怎么了?日前接获一通电话更绝,一母亲要求我协助她孩子进入本地国立大学,我一听那孩子的成绩就皱起了眉头。大学最低入学资格学分是2分,那女孩得分1.75,更何况大学录取上诉名单早已公布,收生也已告一段落。我告诉她母亲说这几乎不可能办到,母亲劈头就说“就是知道不能办到才找你,不然何必找你?”我顿时为之无言!

我只好说尽力而为吧!她竟告诉我她不想听尽力而为,而是没问题!然后是连串她女儿因考不上大学无脸见人患上忧郁症想自杀我们见死不救扼杀了一个活泼生命成长等等等等,连“我是支持执政党的,华人应该帮助华人”都提了出来。对话当然在为母者极度不满意的情况下结束,我却对这不健康的现象唏嘘感叹!

曾经有个好朋友,也是因为成绩不理想不获大学录取,从我进入大学到毕业出来工作,他大学梦不灭,每年都一再报考STPM考试,终于在07年成功被大学录取!他今天年纪虽然比同学们都大,但他的坚持却圆了他就读国立大学的梦。

他没有走后门,没求助于任何人,就只是对自己梦想的坚持,他做到了!

我不明白那些想走后门者的心态,别把自己和依赖拐杖的人作比较,因为我们是有志者!

Advertisements

八月 14,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3条评论

搬家

在吉隆坡6年,搬家5次,平均每间屋子住1年2个月就走人,相信是马来西亚能的一种表现吧,不知道我有没资格被提名大马记录大全?

这两个月内我将再次搬家,刷新旧记录,向奥林匹克短跑好手罗伯斯看齐!

现住在一店屋楼上,二房东单身老妇年轻时任职裁缝,60多岁人还能爬高爬低的,比我健康得多。由于她心肠好不忍心小狗流浪街头,因而把它带回家来,我没意见!

开始相安无事,然后1只、2只、3只。。。小狗、中狗、老狗逐渐增加。早上出门时见到1只,下午回家成了2只,偶尔有好心人来领养,过后的空缺又被填补,统计表上线条有起有落,起时又比落时多。

这阵子小、中、老狗有进没出,终于累积到7只之众!这下热闹了,狗只蹦蹦跳跳活泼极了。它们生活日月颠倒,我也陪它们通宵不眠。半夜兴起时来段小夜曲独唱,其他的偶尔冷眼旁观,技痒时却也和它唱和起来,幸运的话还能听到远处歌声响起,歌声远远近近,星空下美好的夜晚--今夜无人入睡!

八月 14,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