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比鬼更可怕

我怕鬼,这不是秘密。这秘密给何师母知道时,她望着人高马大的我哭笑不得!

每次在外坡工作住酒店,进房前都会敲敲门,在房内四角拜拜,求个心安理得。不过晚上还总听到很多怪声,我对任何风吹草动很敏感,随时准备一跳而起,夺门而出!

这样折腾了半夜,鬼没见着,隔天却仿佛冤魂缠身,四肢乏力。

我没见过鬼,不过却有与灵体沟通过的经验。

那是N年前的事。话说那时距离STPM考试还有一星期左右,面对一班没希望的学生,老师决定不教书,让我们自修。课室里放眼望去,同学们很勤劳,围在一起谈天说地,恶补一下几个星期来因努力读书而生疏了的八卦时事。

我刚从八卦堆中钻出,对于将面对的考试还是心有余悸地,决定趁众人懒惰时努力一下下,聊以自慰!

回到座位,我就把书掏出来,正要开始,后面飘来一阵声音,“奕鸿,你在读书吗?”

那是班上唯一的印度男同学Kisor。他身高180公分,外形高大威猛,很好看,是印度女同学们的目标,可惜他只喜欢华人女生,和我较好谈,努力向我学中文。

我因担忧将面对的STPM考试,正没做一处好气,“废话,难道我在唱歌吗?”说完转过身看了他一眼。

只见他失去了平时的神采,黑得发亮的面色今天明显暗淡,眼瞳在看人时也失去焦点。我这才想起他已几天没到校上课,只因大家都忙,所以忽略了。我略表歉意,关心的问道“怎么回事,你好像不舒服是吗?”

他无力的点点头,“我撞鬼了!”我一时没能理解过来,“什么!”“我撞鬼,撞鬼了!”

我起始愣愣的看着他,然后又从吃吃笑到无可遏制地捧腹大笑起来。“他妈的,Kisor,你这太夸张了吧?”对于这家伙,我向来都不大相信他的话。他曾经告诉我们有很多华裔女生写情信给他,还展示我们看,后来被踢爆是自己捏造的,从此对他的话我们半信半疑。

撞鬼,这很多人一生难得一遇的天大好事给他撞上了,就像你到云顶拉老虎机,要拉到积宝中个几千万般,容易吗?

我的笑声引来班上的瞩目,班主任也转头对我怒目,我立刻收敛。

被我一轮嘲笑,Kisor明显愤愤,“奕鸿,我说的是真的,我不需要骗你!”

Kisor家在槟城浮罗山顶,平时上课都是从山上赶下来,所以常迟到。那天晚上十一点多他骑摩托车到朋友家去,半路看到一个白影在树丛处向他招手,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白影就一晃不见了。

当晚回家就觉得不对劲,他发现自己身不由己,讲着和做着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控制不了自己又是一阵哄笑,我晓有趣味的望着他看,“一流啊,你的故事!真有你的!”对于我的反应他很不高兴,正待他再辩解,突然他像不能控制的抖动起来,我一见不对劲,“Kisor,你。。。”

话没说完,他突然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年青人,你不相信吗?”kisor威严的看着我。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不一样,声音沙哑苍老,眼睛炯炯有神,口中说着的马来土话和我们所学完全不同,Kisor言行举止刹那间变成另一个人,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

全班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给愣住了,我心里噼卜跳动,看着周围的人,不禁他妈的冲口而出,不知何时大家已离我远去!只远远的望着无助的我。

Kisor体内的老人再问我,“你不相信吗?”我惊慌的看着他,点头如捣蒜般,“信,信,我相信!”我的手被他抓得生疼,但不敢挣扎。

老人满意的直视我,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听他缓缓说,“我是Panglima Hitam,这片土地上的守护神,我百多年前战死在这土地上,经过不断的修炼,今天才得以成神。”我嗯嗯的应着,心里想他说什么都对就是了!他明显看穿我的心思,“年青人,你很聪明,但是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你都懂的,做人要谦虚,知道吗?”

我点头。

“我经过了长时间的修行才有今天的成果,不过还是缺少一点点。。。”我抬起头好奇的等他接下去,“我需要找个乩童扶乩,通过帮助世人解决问题才能助我早日成道。”我心里一个念头闪过,正要开口,“哈哈,你很聪明,我的乩童就是他。”

给黑将军这么一说,我只好吞了吞口水,“如果他不愿意呢?”“由不得他说!”我突然替Kisor感到悲哀。

黑将军仿佛知道我的想法,“只须借用他一年而已,我已经告诉他了。”我没作声,心里也不敢胡思乱想,以免念头不对,自找麻烦!

之后,黑将军又跟我聊了些话,“记住,让人知道Panglima Hitam的显灵,我要走了!”说完,Kisor突然往后倒下,幸亏他一直抓着我的手,我赶紧扶住了他。 

Kisor看起来很累,我静静没说什么。

STPM考试后,我和他失去联络,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成为Panglima Hitam的乩童,但我却让很多人知道Panglima Hitam的显灵和存在。

Panglima Hitam最后向我说了一句话,一句让我记住却不能对人宣说的话,直到今天,我还在等着这句话的应验!

这世界很大,无奇不有,灵体可怕,不过叵测的人心比鬼更可怕!

八月 25, 2008 -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5条评论 »

  1. 虽然我也是怕鬼一族,可是,我更害怕那些无恶不作之人。
    他们,无处不在。
    他们,随心所欲。
    他们,神出鬼没。
    只要你稍不留神,那魔掌就会从暗处向你伸展。。。

    条评论 由 jynnhng | 八月 25, 2008 | 回复

  2. 我也怕鬼。

    记得小时候很怕庙里双眼流血的财神爷。

    成年后,和妈妈提起鬼的存在。当时曾要求妈妈,等她百年归老时,要以漂亮的样子现身我眼前,以证明鬼的存在。当时,妈妈笑骂我:“三八!”

    如今,妈妈离世快两年了。连梦她老人家都不曾闯进我的梦中。虽然我很怀念她的好,可是,如果她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想我也会逃之夭夭。

    条评论 由 yokechan | 八月 26, 2008 | 回复

  3. Panglima Hitam最后向我说了一句话,一句让我记住却不能对人宣说的话…
    .
    .
    .
    .
    .
    .
    .
    .

    “好旺啊!好紧要旺啊!!
    DIGI…提供您更广泛的覆盖范围!”

    条评论 由 aseanheng | 八月 30, 2008 | 回复

  4. 亲爱的俊豪同学,你也是其中一个见死不救的,还好旺好旺!

    条评论 由 方 奕鸿 | 九月 3, 2008 | 回复

  5. Kisor身高180公分,外形高大威猛,很好看,!!!你个人看法吧???
    哇。。。panglima hitam 来过我们的课室?我不在吗?我不知道咧。。。哎呀。。。真可惜,要不然一定跟他老人家拿tips。。。

    条评论 由 pschiam | 九月 10, 2008 | 回复


pschiam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