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教我如何不想她

很喜欢五四时期诗人刘半农写的“教我如何不想她”。全诗简洁流畅有力,作者透过对周围动静态事物描述,对比当下心情。诗里景物由远而近而再远,作者的情绪也随之而思念而低吟而高歌而叹息。心里的话在每行诗结尾重复出现,吟哦徘徊而不能去,作者的不能释怀和无奈在艺术手法层层铺展下把情绪推向高潮,将教我如何不想她演绎得淋漓尽致,让人读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思念从此悠悠于天地间!

刘诗过后由清华语言大师赵元任谱曲。赵元任把握住了刘半农的心情,歌曲在恬淡音乐中带出月夜宁静,而丝丝哀愁在宁静月光下始终挥之不去,野火熊熊燃烧着思念,煎熬缠绵着歌者和听者,音乐也在人们无尽思念里回归寂静,让人沉醉,让人叹息,也让人心碎!

有一段时期我很沉湎在这首歌里而不能自拔。

那时依珊国外念书,我生活也不尽如意,面对茫茫前途,患得患失心情朝夕无以间之。夜阑人静时半农的歌常在心头徘徊不去,思念她让我在午夜反复低声吟唱,眼泪偶淌出而不自觉。

我喜欢这首歌,也常在朋友聚会时清唱。朋友们对我的演绎激赏不已,或说“奕鸿这歌唱出半农心事”。彼时,我只是苦笑不答,这何尝不是我的心事呢?

试看半农诗里所言: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啊!西天还有些残霞,教我如何不想她?

有人说半农这诗写的不是男女情事,却是对祖国的思念。她,可做女生也可做Mother Land,我以为无大碍。无论是她或Mother Land,半农想必都思之念之爱之罢?

我也一样。

依珊或Mother Land都曾触动我心弦,今尤胜昔,思念是越久而越让人牵肠挂肚地。毕竟爱是一辈子的事,教我如何不想她?

只是,依珊爱我之心我已知之惜之,而Mother Land呢?

Advertisements

八月 26,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