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鸟语,花不香

中文报头条,纳吉针对“寄居论”向“如果”(独有马来前锋报和新海峡时报语)感到受伤害的非土著们道歉。纳吉是代表升旗山巫统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道歉,代表巫统道歉。

针对这怪异现象,媒体访问了一些人看法,有人感到满意,有人不认同。

我说,干嘛肇事者不见踪影,却由曾宣说“要用华人的血清洗马来短剑”的人道歉?

还有,道歉就道歉,为什么要在道歉同时设下前提-“如果”?道歉应该是在意识到自己犯错后诚心地,毫无保留地做出,否则就表示自己没错,是采访媒体听错弄错出错写错。

那么,指责媒体,或控告媒体才是正确行动!

不过仔细想想又不行。今天媒体学乖了,在多次被鸟话政客指责听错弄错出错写错后,已会录音证明所有报道是根据鸟人鸟语做出的。小鸟阿末当天又是面对公众演讲,很难替这只鸟翻转口供了!

非土族寄居论本来小事一桩。小鸟阿末眼看喊着类似口号的先行者们个个升官发财,后来居上者听说也累计亿万身家,心想今天不喊,明天政权易手可就再无翻身之机。况且国阵精神下大家团结一致,人家越喊越旺,倒霉还轮不到我吧?

只是小鸟阿末晦运当头,遇到马华民政真的硬起来了,所以要小鸟阿末道歉声音从此不绝于耳。

面对友党激烈反应,拉伯和纳吉想来在无法要求小鸟阿末道歉下只好一方面体谅他,一方面代他道歉,稳住局势。然后来个拖字诀,说待到巫统最高理事会时才定夺小鸟阿末“罪行”。

待事情缓一缓,到时大家健忘症发作,小鸟阿末轻舟已过万重山!如果届时大家记忆犹新,只好一轮警告,小鸟阿末立刻点头保证不再重犯!

经此一役小鸟阿末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在巫统党内可能更上层楼。坚持道歉和被坚持道歉者至此都找到下台阶,继续Abang-adik其乐融融,等待下一次鸟鸣。

如今局势动荡又遇上各政党党选,鸟人鸟语想必陆续有来。在群鸟争鸣下,有花香的日子想来还远呢!

Advertisements

九月 3,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