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有趣的朋友W

朋友W从事软件程序设计工作,不过我总觉得他的性格较适合从事艺术工作。W喜欢音乐,我们从中学开始就在一起创作,我写词他谱曲。

W喜欢爵士乐和蓝调,原因是这种黑人音乐节奏轻快、曲风多变,音乐常随现场情景而变化,同一首曲子在不同乐手有不同的演绎方式,让人尽兴发挥,很容易跟现场观众互动,产生共鸣。此外,W所创作的曲调也深受日本流行音乐影响,让人听后容易有印象,很快就能朗朗上口。

记得中五、中六那几年,朋友同学间很流行创作,我和W也创作了好些音乐作品。我把这些歌曲带到各种大大小小生活营去传唱,之后还有粉丝要求我们合照签名留念,让我满足了当歌手的梦。

除了音乐,W在绘画方面也展现他的天分。他的想象力天马行空,作画不拘一格。他问我喜欢画画吗?我说喜欢,然后画了幅画给他看,圆圆一粒球体,下面竖着一根粗枝,粗枝尾端岔开成八字,再在球体和八字中间的粗枝上左右两撇,我哈哈大笑,问他这个“人”画得如何?他认真的看了看,点头说不错,我登时愣住了。                                                   W最喜欢的画,梵高的The Starry Night

我告诉W我喜欢看写实派的画,山是山,水是水,人是人来花是花。和他一起走画廊,我对美国Thomas Kinkade的画很是赞赏,他却说这些画是很美,不过看多了和看照片没差别。W较喜欢用色强烈,图画呈现出不规矩、看似简单笔触却勾划出人物和事物精髓的印象派画风,他说这种作画方式不但能捕捉住被画物刹那神髓,更让人通过画作上颜色留白等产生无限想象。

满脸胡子渣爱耍酷的W也有他轻松有趣的一面,他很喜欢讲笑话,而我也享受他的笑话。

记得他曾问我,为什么苹果是红色的?我很努力的想了想,摇头说不知道。他压抑着得逞的兴奋告诉我:那是因为,

“有天香蕉先生出去逛街,忽然看到蘋果小姐,他就對蘋果小姐說,‘你暗戀我唷。’苹果小姐说,‘我没有’,他就说,‘否則幹嘛臉紅…’” 

W说完吃吃大笑,我坐在他对面饶有余味看着他,只听他接着说下去:  

“有一天,有一个软糖在街上走路。她走着走着,突然说:‘啊呀!我的腿好软啊!’ ”     

“有个香蕉先生和女朋友约会,走在街上,天气很热,香蕉先生就把衣服脱掉了,之后他的女朋友就摔倒了… ”

W说完几个笑话自己笑个够后问我,“好笑吗?”我告诉W我也觉得好笑,不过不是笑话而是因为有趣的他。

他所说过所有冷得让人发抖笑话中最好笑的是, 

“有一只北极熊和一只企鹅在一起耍,企鹅把身上的毛一根一根地拔了下来,拔完之后,对北极熊说:‘好冷哦!’北极熊听了,也把自己身上的毛一根一根地拔了下来,转头对企鹅说:‘果然很冷!’”     

Advertisements

九月 25, 2008 -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2条评论 »

  1. W先生果然是冷到家!!看完那笑话,我也觉得好冷!!
    话虽如此,他的才华的确令人赞赏。
    有空就约他出来喝喝茶吧,突然有些怀念他的“冷”!

    条评论 由 jynnhng | 九月 25, 2008 | 回复

  2. 有一天,周星驰撞到W先生,就问他:
    “对不起,请问W先生,007的M太太和您有没有关系?“

    W先生回答:
    ”没关系。“

    条评论 由 mysurface | 九月 25, 2008 | 回复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