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朋友

最近几天常下雨,今早起床天色一片灰蒙蒙,空气中的水分好像是只要随手一抓一扭就会滴出水来。家里5、6只小中老狗如常又跳又叫,包租婆也例常和他们对吼,面对这声闻千里的场面我却充耳不闻,“哈哈,境界不低哦!”我不禁咧嘴自爽。

上了厕所洗了澡,剃完胡子刷毕牙,我换了衣服就下楼开车上班去。今天有点冷,心情却很轻松,因为忙碌的生活终于可以告段落。前阵子生活忙得透顶,每晚1、2点才回家,隔天大清早又起床,累得整个人越来越胖,哈哈,依珊说我应酬多了,是时候减肥!

车上冷气没开,却仍然感到寒意,前后大镜一片蒙,用雨刷刷了几回才勉强看得清楚。昨晚那场大雨下得四处淹水,交通堵塞,我从部门回家,用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想到就怕!

收音机传来电台节目,几个主持人叽里呱啦地自说自笑,听来蛮自得其乐,谈论的正是马华党选课题。当晚马华党选成绩出来时,我看见有人摇头叹息,也看见有人兴高采烈,成王败寇输赢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没什么好说,重要的是选前的承诺中选后必须实践,过去的就别提了。

只是有些人的朋友从此多了些,有些人则少了些。

收音机此时传来周华健的歌,“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错,还记得坚持什么。。。”这首久违的“朋友”再次响起,不知是否电台刻意安排,我却随着旋律轻亨起来。

华健这首歌在11年前曾经红遍亚洲。那年,还在家乡的我很喜欢这首歌颂友情的歌,适逢中秋,我们主办一项活动,我就把这首歌安排在节目结束前播放。记得当时和一群朋友肩并肩在台上唱着“朋友”,大家的热情感染着大家,年青的心以为这样就是一辈子。

哪知3年后随着骊歌骤起,我们也就各奔东西。联络在忙碌生活中减少,最后尘归尘,土归土。今天见面虽说还是朋友,当年的热情却在岁月淘沙下随风而去,相见两无言。

那个岁月,我们曾经热情的唱着“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兄弟”的情谊是很难解释的,大家以为说一辈子的朋友是没有背叛这回事。

可是人毕竟是人,为了生存,为了荣耀,为了权力,或为了其他一切一切原因,曾经交心的也开始在妒嫉中找到背叛。当知道自己竞选失利时,我很惊讶一个曾经和我共进退的朋友可以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选择背叛,愤怒和孤寂是我那时唯一感受。

谣言是可怕的,说了一百次后它就会成真。更何况是在你完全不知的情况下散播。退出和成全他,是心灰意冷的我当时的决定。听说他有一些惭愧,不过他今天已经出人头地,围绕在他身边的朋友听说也更多了些。 

只是不知当有一天我们再见面时会是怎样?“朋友”这首歌在他心里可还有留下痕迹?

雨滴开始零零落落敲打在挡风镜上,周华健的歌也到了尾声,“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还有伤,还有痛,还有你,还有我。。。”

Advertisements

十月 22,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7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