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失业又何妨?

安华在峇东埔以15671张多数票狂胜巫统阿力夏,为民联政府注下强心剂,也为916夺权掀开序幕,虽然我不相信安华会夺下政权。

昨晚知道补选成绩,我感受复杂!依珊在成绩公布后致电我,“恭喜你即将加入失业大军!”我没说什么。

感受复杂不是因为恐惧失业,而是迷惑于此刻乱像丛生的国家今后会怎样?我对安华若执政可破除马来西亚种族政治魔咒存有疑惑。

理由很简单,安华是机会主义者。

安华能力才华不容否认,他的魅力和口才更非阿都拉或纳吉能及。从强悍如马哈迪者都需动用整个国家机器才能对付得了他,就可见一斑。

安华崛起于大学时期领导学生运动,对于他的锋芒马哈迪采取了招安,他从批判者转为捍卫者。93年巫统党选,他向马哈迪承诺给嘉化峇峇多任一届署理主席,让后者体面下台。过后却出尔反尔连同纳吉慕尤丁等组成宏愿队伍挑战嘉化。据说当时他掌控了巫统秘书处,通过延迟更新嘉化派系的党员籍让他们失去投票权,最后在红利票制度下得利,让嘉化未战先败,他的团队在那年党选中唱丰收。

这事件让马哈迪震怒不已。

现实的巫统代表们在认知到安华影响力后,竞相投诚。此刻的马哈迪自然感觉到自己地位受到威胁。不过他却不动声色,反而委任安华为副首,对外则说安华是他接班人,以此麻痹安华。实则暗地里已开始部署对付安华的行动。安华所犯下最大错误是以为他控制了巫统,却忘了马哈迪领导政府才是决定性的因素,毕竟资源的吸引力比什么都强!

马哈迪以此为手段逐渐撤换安华党内人马并巩固自己政府内的实力,对外却频频强调他和安华情同父子。野心勃勃的安华在意识到马哈迪所有动作后,加快了他的逼宫行动,借助97经济风暴公然向马哈迪呛声。两人的斗争也从台下转上台面,最后当然以安华锒铛入狱告终。

这场马哈迪安华斗争,完全没有任何公义或理想可言,苍白口号下纯粹只是为了权力!只是安华运气不好,遇到强悍的马哈迪,才被送进监牢。

在朋友告诉我安华经历了这么多打击和考验,肯定有所改变时,我想到了台湾的人权律师陈水扁。

我不是预言家,不知安华是否已经改变。不过我衷心期望他是,毕竟在马来西亚还没有一个政治人物的水平和层次能与他相提并论。

如果安华执政真能做到对全民施政公正,让马来西亚走出种族政治,我失业又何妨?

Advertisements

八月 28,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3条评论

教我如何不想她

很喜欢五四时期诗人刘半农写的“教我如何不想她”。全诗简洁流畅有力,作者透过对周围动静态事物描述,对比当下心情。诗里景物由远而近而再远,作者的情绪也随之而思念而低吟而高歌而叹息。心里的话在每行诗结尾重复出现,吟哦徘徊而不能去,作者的不能释怀和无奈在艺术手法层层铺展下把情绪推向高潮,将教我如何不想她演绎得淋漓尽致,让人读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思念从此悠悠于天地间!

刘诗过后由清华语言大师赵元任谱曲。赵元任把握住了刘半农的心情,歌曲在恬淡音乐中带出月夜宁静,而丝丝哀愁在宁静月光下始终挥之不去,野火熊熊燃烧着思念,煎熬缠绵着歌者和听者,音乐也在人们无尽思念里回归寂静,让人沉醉,让人叹息,也让人心碎!

有一段时期我很沉湎在这首歌里而不能自拔。

那时依珊国外念书,我生活也不尽如意,面对茫茫前途,患得患失心情朝夕无以间之。夜阑人静时半农的歌常在心头徘徊不去,思念她让我在午夜反复低声吟唱,眼泪偶淌出而不自觉。

我喜欢这首歌,也常在朋友聚会时清唱。朋友们对我的演绎激赏不已,或说“奕鸿这歌唱出半农心事”。彼时,我只是苦笑不答,这何尝不是我的心事呢?

试看半农诗里所言: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啊!西天还有些残霞,教我如何不想她?

有人说半农这诗写的不是男女情事,却是对祖国的思念。她,可做女生也可做Mother Land,我以为无大碍。无论是她或Mother Land,半农想必都思之念之爱之罢?

我也一样。

依珊或Mother Land都曾触动我心弦,今尤胜昔,思念是越久而越让人牵肠挂肚地。毕竟爱是一辈子的事,教我如何不想她?

只是,依珊爱我之心我已知之惜之,而Mother Land呢?

八月 26,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

比鬼更可怕

我怕鬼,这不是秘密。这秘密给何师母知道时,她望着人高马大的我哭笑不得!

每次在外坡工作住酒店,进房前都会敲敲门,在房内四角拜拜,求个心安理得。不过晚上还总听到很多怪声,我对任何风吹草动很敏感,随时准备一跳而起,夺门而出!

这样折腾了半夜,鬼没见着,隔天却仿佛冤魂缠身,四肢乏力。

我没见过鬼,不过却有与灵体沟通过的经验。

那是N年前的事。话说那时距离STPM考试还有一星期左右,面对一班没希望的学生,老师决定不教书,让我们自修。课室里放眼望去,同学们很勤劳,围在一起谈天说地,恶补一下几个星期来因努力读书而生疏了的八卦时事。

我刚从八卦堆中钻出,对于将面对的考试还是心有余悸地,决定趁众人懒惰时努力一下下,聊以自慰!

回到座位,我就把书掏出来,正要开始,后面飘来一阵声音,“奕鸿,你在读书吗?”

那是班上唯一的印度男同学Kisor。他身高180公分,外形高大威猛,很好看,是印度女同学们的目标,可惜他只喜欢华人女生,和我较好谈,努力向我学中文。

我因担忧将面对的STPM考试,正没做一处好气,“废话,难道我在唱歌吗?”说完转过身看了他一眼。

只见他失去了平时的神采,黑得发亮的面色今天明显暗淡,眼瞳在看人时也失去焦点。我这才想起他已几天没到校上课,只因大家都忙,所以忽略了。我略表歉意,关心的问道“怎么回事,你好像不舒服是吗?”

他无力的点点头,“我撞鬼了!”我一时没能理解过来,“什么!”“我撞鬼,撞鬼了!”

我起始愣愣的看着他,然后又从吃吃笑到无可遏制地捧腹大笑起来。“他妈的,Kisor,你这太夸张了吧?”对于这家伙,我向来都不大相信他的话。他曾经告诉我们有很多华裔女生写情信给他,还展示我们看,后来被踢爆是自己捏造的,从此对他的话我们半信半疑。

撞鬼,这很多人一生难得一遇的天大好事给他撞上了,就像你到云顶拉老虎机,要拉到积宝中个几千万般,容易吗?

我的笑声引来班上的瞩目,班主任也转头对我怒目,我立刻收敛。

被我一轮嘲笑,Kisor明显愤愤,“奕鸿,我说的是真的,我不需要骗你!”

Kisor家在槟城浮罗山顶,平时上课都是从山上赶下来,所以常迟到。那天晚上十一点多他骑摩托车到朋友家去,半路看到一个白影在树丛处向他招手,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白影就一晃不见了。

当晚回家就觉得不对劲,他发现自己身不由己,讲着和做着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控制不了自己又是一阵哄笑,我晓有趣味的望着他看,“一流啊,你的故事!真有你的!”对于我的反应他很不高兴,正待他再辩解,突然他像不能控制的抖动起来,我一见不对劲,“Kisor,你。。。”

话没说完,他突然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年青人,你不相信吗?”kisor威严的看着我。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不一样,声音沙哑苍老,眼睛炯炯有神,口中说着的马来土话和我们所学完全不同,Kisor言行举止刹那间变成另一个人,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

全班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给愣住了,我心里噼卜跳动,看着周围的人,不禁他妈的冲口而出,不知何时大家已离我远去!只远远的望着无助的我。

Kisor体内的老人再问我,“你不相信吗?”我惊慌的看着他,点头如捣蒜般,“信,信,我相信!”我的手被他抓得生疼,但不敢挣扎。

老人满意的直视我,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听他缓缓说,“我是Panglima Hitam,这片土地上的守护神,我百多年前战死在这土地上,经过不断的修炼,今天才得以成神。”我嗯嗯的应着,心里想他说什么都对就是了!他明显看穿我的心思,“年青人,你很聪明,但是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你都懂的,做人要谦虚,知道吗?”

我点头。

“我经过了长时间的修行才有今天的成果,不过还是缺少一点点。。。”我抬起头好奇的等他接下去,“我需要找个乩童扶乩,通过帮助世人解决问题才能助我早日成道。”我心里一个念头闪过,正要开口,“哈哈,你很聪明,我的乩童就是他。”

给黑将军这么一说,我只好吞了吞口水,“如果他不愿意呢?”“由不得他说!”我突然替Kisor感到悲哀。

黑将军仿佛知道我的想法,“只须借用他一年而已,我已经告诉他了。”我没作声,心里也不敢胡思乱想,以免念头不对,自找麻烦!

之后,黑将军又跟我聊了些话,“记住,让人知道Panglima Hitam的显灵,我要走了!”说完,Kisor突然往后倒下,幸亏他一直抓着我的手,我赶紧扶住了他。 

Kisor看起来很累,我静静没说什么。

STPM考试后,我和他失去联络,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成为Panglima Hitam的乩童,但我却让很多人知道Panglima Hitam的显灵和存在。

Panglima Hitam最后向我说了一句话,一句让我记住却不能对人宣说的话,直到今天,我还在等着这句话的应验!

这世界很大,无奇不有,灵体可怕,不过叵测的人心比鬼更可怕!

八月 25,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5条评论

拒绝英雄

英雄是浪漫主义产物,人们内心或多或少都会有英雄情意结,无论对自己或别人!电影中英雄无敌的形象常常让人陶醉,看着看着我有时会代入角色,希望自己也是英雄。当然,梦会在影院灯光亮起时苏醒。

我的生活很沉闷,除了工作就是睡觉。我没干大事业的志气,只希望不被炒鱿鱼;工作上面对民众责备投诉,我不敢反驳,发泄的方式是睡觉。做梦,狠狠地出一口气!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我不具备当英雄的条件。

寻找英雄,成了我不断追逐的起点。

我看到声嘶力竭的华教斗士,50年华教梦今天还是口号。林连玉被剥夺了公民权,他是华族英雄,悲情造就英雄。

我看到举剑呐喊的马来战士,50年土著落后论今天仍没停止。敦拉萨开始了经济政策,他是巫裔英雄,得意造就英雄。

我还看到许许多多英雄前仆后继,他们有理想?有激情?有道德?甚至有献身精神?最后我发现社会不公的冲突和不幸造就英雄,条件是煽情,自己说的话自己不一定相信。

英雄,是困苦无依的人在失去一切后,唯一剩下可以做梦的微小权利。你们这些英雄们已拥有了无助人们一切的一切,现在连他们做梦的权利都剥夺吗?

我说,拒绝英雄吧。

不过,我女友说,我是她心目中永远的英雄!

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小说人物,堂·吉诃德画像

八月 22,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

告别种族政治?还早呢!!!

308后,很多人相信不以种族主义为依归的公正党或行动党或回教党的民联将改变大马政治现状 — 一个不分肤色协助社会弱者,同时推行绩效制度,公平对待全民,廉洁有效率的政府。

然后槟州首席部长是华人,副部长是巫印各一;霹雳州行动党赢最多席位,因州宪法第7条文所限,州务大臣是马来人,然后有所谓高级州行政议员;雪兰莪也一样;吉打吉兰丹不用说,我们看到什么?

再看看民联三党,公正党党中央席位是排排坐结果;行动党无论如何争夺,巫印裔总有一席之地;回教党除非是回教徒,我们又看到什么?

我们处处看到的是刻意安排所谓不分你我的痕迹。今天果如民联所谓公平对待各族,安华不用边讲华语边捍卫马来人固打制;林冠英不用边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边批判马华民政等华基政党无能;回教党也不用边成立非回教徒支持者俱乐部边和巫统谈论马来人大团结课题。

这是政客们的游戏,只要赢得选举没有所谓对错高低。今天信誓旦旦捍卫他族权益,明天声色俱厉誓死保护我族利益。

醒醒吧,善良的小老百姓,告别种族政治?

还早呢!!!

八月 21,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安华制造补选,上阵槟城峇东埔国席让国阵如临大敌。提名当天双方召集人马来个阵容大比拼,公正党领先了气势!

为扭转处下风局面,阿都拉下令全体国阵议员有事无事都到峇东埔走走。低迷经济在全体议员出动下喷出泡沫,预算案将在氛围较好的情况下出台。大道公司业绩今年也可预见再攀高峰,政府可以此借口,再赔钱要求延迟调涨收费,全民在政府大洒金钱下得到照顾。只是不知钱从何来?

国会休会吗?不然,怎么怂恿议员集体出走?其实没什么差别,国阵或民联也都一样,一样无聊!只是无聊国会在无聊政客们走后更无聊而已。

安华或民联一点都不可怕,他们的强项不过是国阵政府弱点的反映,改善了这些弱点,选票会回来的。

国阵走到这里是该想想了,玩政治别玩过了火,还是要正正经经做点对人民有益对国家有建设性的事。

毕竟,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三世诸佛。

八月 19,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那一夜。。。

我很少看运动节目,运动员谁和谁从来没弄清楚过。这届北京奥运开幕仪式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收看,原因是女友很期待!朋友们说开幕仪式很精彩,我认同但没被感动。那一夜中国向世人展示了中国对百年奥运的期待,只不过浮夸的精彩带不出古国深厚文化的风采,除了特多的人。

之后,我唯一坐在电视前面观看的赛事是我国羽球男单李宗伟对垒韩国选手李炫一。宗伟那场球打得紧扣人心,热血在宗伟以2比1进入奥运决赛刹那沸腾。那一夜种族主义际暂时搁下,我看见咖啡店里人们兴奋的神情,身为马来西亚人的骄傲此际达到最顶点!

昨夜我开车从居銮赶回吉隆坡,大道交通在芙蓉路段缓慢下来。打从宗伟进入决赛那刻起,我开始感受到羽球和运动的魅力。这两天大家都在谈李宗伟,科学性和非科学性分析目不暇给,专家们列出图表对比说明宗伟夺金机会浓厚,某报也请来风水师言之凿凿预测宗伟抡元机率高。面对收费大道拥挤的交通,此刻没有风水师的推论和专家的分析,我却知道引擎空转和噪音是成为先进国的条件之一。

车子走走停停情况在加影路段后开始顺畅,我快车到沙亚南会合女友匆忙用餐,然后直奔她家看场世纪之战。

比赛在扭开电视那刻开始,我们的失落也在宗伟连连失误下开始。宗伟整晚球打得魂不守舍,失误连连,完全没打出他在对垒李炫一时的水平。面对咄咄逼人的林丹,宗伟显得跌跌撞撞,连自己最擅长的网前球都打不出气势,可见他压力之大超乎想象。平心而论,整个国家一圆金牌梦想都压在他肩上,如果是我们早就垮了!

那一夜我们激情暂告段落,随着宗伟带着银牌归来,马来西亚人目标再告迷失。取而代之是鸡奸谋杀道德小人无耻君子乌烟瘴气的无谓争论。。。

八月 18,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有志者

大学录取新生已告一段落,不过还是会接获家长们帮孩子上诉的电话。我问家长为什么不让孩子亲自联络我们?“他还小,怕他不懂事,他没空,他不敢”等等等是最常听见的。

19或20岁算小吗?准大学生啊,连自己读书这等事都有劳父母,他们到底是怎么了?日前接获一通电话更绝,一母亲要求我协助她孩子进入本地国立大学,我一听那孩子的成绩就皱起了眉头。大学最低入学资格学分是2分,那女孩得分1.75,更何况大学录取上诉名单早已公布,收生也已告一段落。我告诉她母亲说这几乎不可能办到,母亲劈头就说“就是知道不能办到才找你,不然何必找你?”我顿时为之无言!

我只好说尽力而为吧!她竟告诉我她不想听尽力而为,而是没问题!然后是连串她女儿因考不上大学无脸见人患上忧郁症想自杀我们见死不救扼杀了一个活泼生命成长等等等等,连“我是支持执政党的,华人应该帮助华人”都提了出来。对话当然在为母者极度不满意的情况下结束,我却对这不健康的现象唏嘘感叹!

曾经有个好朋友,也是因为成绩不理想不获大学录取,从我进入大学到毕业出来工作,他大学梦不灭,每年都一再报考STPM考试,终于在07年成功被大学录取!他今天年纪虽然比同学们都大,但他的坚持却圆了他就读国立大学的梦。

他没有走后门,没求助于任何人,就只是对自己梦想的坚持,他做到了!

我不明白那些想走后门者的心态,别把自己和依赖拐杖的人作比较,因为我们是有志者!

八月 14,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3条评论

搬家

在吉隆坡6年,搬家5次,平均每间屋子住1年2个月就走人,相信是马来西亚能的一种表现吧,不知道我有没资格被提名大马记录大全?

这两个月内我将再次搬家,刷新旧记录,向奥林匹克短跑好手罗伯斯看齐!

现住在一店屋楼上,二房东单身老妇年轻时任职裁缝,60多岁人还能爬高爬低的,比我健康得多。由于她心肠好不忍心小狗流浪街头,因而把它带回家来,我没意见!

开始相安无事,然后1只、2只、3只。。。小狗、中狗、老狗逐渐增加。早上出门时见到1只,下午回家成了2只,偶尔有好心人来领养,过后的空缺又被填补,统计表上线条有起有落,起时又比落时多。

这阵子小、中、老狗有进没出,终于累积到7只之众!这下热闹了,狗只蹦蹦跳跳活泼极了。它们生活日月颠倒,我也陪它们通宵不眠。半夜兴起时来段小夜曲独唱,其他的偶尔冷眼旁观,技痒时却也和它唱和起来,幸运的话还能听到远处歌声响起,歌声远远近近,星空下美好的夜晚--今夜无人入睡!

八月 14,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

不务正业

大学读的是音乐,毕业后工作却与音乐无关,编辑、教书、行政管理样样来,就是没有一样和音乐攀上关系。

曾幻想当声乐家,在自己的独唱会上唱着让自己感动到麻痹的文艺歌曲,然后接受听众掌声,感觉无限美好!

为了梦想,我不顾家人反对,勇往直前,以为马来西亚会出个Pavarotti!如今Pavarotti过世了,我和音乐却再无瓜葛,唯一用处是宴会上高歌一曲,博得“歌王”称号,自己过足瘾又让人听出耳油,音乐系才子在这里找到出路!

大学3年很愉快,我和同学们相处得非常好。1男6女的组合羡慕了很多人,却不知道我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她们的话题永远围绕着服装、瘦身和美容,总没有让我插嘴余地。为了表示和她们一伙,还得强打精神津津有味的听着。我时常提醒自己别和她们任何一人顶嘴或斗嘴,在6把枪一轮扫射下,你会死得不明不白!每次看到其他科系哥儿们混在一块,我就心有戚戚焉。

和美女一起也有好处,因为是系里唯一男生,我永远都最突出。任何演出或交流,在配额制度下,我永不落空!其他科系的男生偶尔也会主动接触我,让我白吃白喝,为的只不过向我探听某某女生兴趣嗜好,不亦乐乎?

美女们都很善良可爱,因为是系里稀有动物,她们总会时刻监视着我。偶尔偷懒不去上课,她们的电话会轮番轰炸,直到你现身为止。有时功课赶不及完成,她们还会帮你找资料,义务校对检查课业。任何校内外的团体活动她们都会一起参与,无论你喜欢与否,都会被她们胁持出席,一个都不能少,美女Mindy更为我们7人组织起名为7Wonders,哈哈哈,6女胁持1男也真的是奇迹了!

和美女们分开3年,两个结婚,另外4个也很幸福。她们和音乐情未了,坚持在音乐路上继续未完成的梦想,我则中途离队,不务正业!

八月 12, 2008 Posted by | Uncategorized | 3条评论